{ Home} { Missing-radio } { Link }
image

烧烤。

一直很爱口味重的东西,比如烧烤。
吃的时候有三五好友,再有冰啤酒就更加完美。
它是我对冬日里少有的美好记忆之一。
微微炭火,氤氲食欲。逼走栩栩如生的寒气。

真相。

真相和误解,有时候不能被自己呈现和突破。
要等待时间消逝。做出审定。
只有时间能够过滤和洁净这人为的一切。

你。

不争取只是因为那个人实在没有能力去让我突破骄傲的底线。

我。

我靠在窗边的沙发上看小说,看累了就小寐一会儿。
醒了就喝口水,看从外面倒影进屋的树影。
风吹着树影变幻,很漂亮。

那些圈圈点点金黄摇曳的光影像一道门似一首歌。
让我想起洱海的波光粼粼,雪山上耀眼的茫白。
和一对在机场邂逅的台湾老夫妻的笑脸。

他。

他像一株在水中不由自主哽咽的水草。那样的阴柔。



tag:


imageTo me



imageComments

  • 在你爱的人面前显得多余是最痛苦的一件事。

    alcardo () at 2007-10-25 21:22:46  [回复]
  • 烧烤不错记得学校门口的那几家 我们晚上出去闲逛 然后吃东西

     回复 墨 说:
    嗯。我们都是吃了东西然后闲逛。或者边吃边逛。
    (2007-10-23 20:34:35)

    () at 2007-10-23 16:43:32  [回复]
  • 很好的名詞解釋......好到可以去做大學的教材了

    PS:我也很喜歡喝冰啤酒吃燒烤......直到吃出一臉豆豆

    Alex () at 2007-10-20 20:29:06  [回复]
  • 昨晚从君君那儿时候发现我的自行车链子掉了.
    推到路灯下面修.弄不好.
    还沾了满手黑乎乎的油.
    又委屈又狼狈又害怕.
    觉得身心疲惫.
    于是蹲在马路牙子上哭.
    哭完擦擦眼泪继续修.
    小区里一老大爷买米经过.便过来帮我.三两下就修好了.
    连忙道谢.心想怎么不是帅哥前来搭救呢.
    从小爱哭.却从小都是哭死了也无人搭救.
    连观众都没有.
    也就形式一下.哭完了擦擦眼泪该干嘛干嘛.
    PS:尽管放心.算命的都是瞎白话的.总没见过命硬的人像我这么衰的.

     回复 alrale 说:
    最后这个PS是在安慰我?何时换你安慰我了。呵呵。
    记忆中一直是我在安慰你,甚至教唆你的。

    任何麻烦我都希望自己解决不借他人之手,麻烦他人。
    因为实在是生活太复杂,每个人都需要处理大大小小的事情。
    所以事无巨细我一力承担,并且解决的很好。

    你昨天问我怕么?我当然说不怕。
    如果我说我很怕,你也似乎并无更好的安慰的话说。
    所以我为了鼓励自己,也不叫你担心。
    我只能说我不怕。
    任何事情,事到临头都能迎刃而解。
    我也总以为哭被别人看见了,是很耻辱的事情。
    (2007-10-20 12:40:07)

    alrale () at 2007-10-20 12:13:16  [回复]
  • 别想太多了

    elvisfan () at 2007-10-20 00:07:03  [回复]


  • 爱的尽头是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