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 Home} { Missing-radio } { Link }
image

许多事情是很无奈的,就像长在背后的脓包。欲抓不能。
风很大,甚至凌厉的刺骨,头发被吹的群魔乱舞。
我们依然只能一条道走到黑。顶风前行。

这个冬天才刚开始。我就已经开始把自己裹的严实。
糖早就嘲笑我是熊。人老怕冻。人老怕冻啊。

那是97,还是98年的暑假。我开始有了现在的这个7位的QQ。
整个暑假只顾着聊QQ,觉得世界真奇妙。与很多同城网友见面。
日日聚会,相约聊天喝冷饮吃冰淇淋游泳。在烈日底下转悠。
与第一次见面的网友约在游泳池见面完全不觉得生分。
而现在完全没有当年勇,不及那时候的十分之一。
暑假快结束的时候我像是预知什么似的,每人送了一个水晶地球仪。
以兹纪念。

同样的地球仪后来在糖家见过,我恍惚的问她是哪儿来的。
她也恍惚的回答。大概是别人送的。

我忽然想起这些是今天从这个7位的QQ里冒出当年的一个网友。
那次暑假开学之后再没见过。陆续聊起那时候那些朋友的情况。
其中一个MM已经结婚。一个GG孩子都有了。

另一个却在大家分手之后被网络骗子骗了。
对方慌称自己得了白血病要他汇钱。结果他发现是个骗局心灰意冷。
高二那年就退了学。至今我们都找不到他。

可见那些网络小说都不是编的,一字一泪啊。
如果他还在,至少还有个人在天冷的时候陪我喝喝酒。
我找他。他叫,罗天宇。



tag:


imageTo me



imageComments

  • 時間不明
    地點未定

     回复 Alex 说:
    切~不要随便承诺什么,怎么男人承诺就跟喝凉白开似的。
    (2007-11-23 18:53:46)

    Alex () at 2007-11-22 22:37:25  [回复]
  • 下次我找你喝酒吧

     回复 alex 说:
    时间?地点?
    (2007-11-22 18:47:39)

    alex () at 2007-11-22 08:02:48  [回复]


  • 爱的尽头是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