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 Home} { Missing-radio } { Link }
image

独自病的有些惨兮兮的,失声5天完全不认得自己的声音。
自己生病的时候才知道病人要求多多是有道理的,以后切记不可有怨言不可不耐烦。
我说会好的没关系我没事。不过是因为我一直是比较坚强勇悍胆大不怕黑的那个。
一切皆因无处撒娇哭诉装可怜装弱小,把自己照顾的这样妥帖到底也是种悲哀。

倒是一个快奔四的同事,日日电话问候,每天变着花样的哄我开心。
真正把我当成“生病的小姑娘”照顾。我便乐的指派她给我倒水,拿药做牛做马。
说来也奇怪,她甚至记得去年7月10号我去报道时的样子。她自那天开始便没理由的对我好。
她不记得自己女儿爱吃什么,我爱吃什么统统清楚。常常弄得她女儿不知该叫我姐姐或是阿姨。
所谓忘年交大概也就是如此吧。

阳光焦灼爆烈,咳嗽到窒息的时候也不忘记抬头看天。
是因为只有一个人,所以要很坚强才好。守着沧海等明月。
重又把自己放回原地,感受这声色世界的层次流光。
浮云流动望不见远山,走的很远又再走回来。
光线再没有游走,脚步贴近穿插在空气里面留恋的呼吸。
时间是否会给我们带来一个终点,这样的问题反复萦绕。

 



tag:


imageTo me



imageComments

  • 日光倾城,灼伤了我的情绪,没了表情。

    好似中暑了,我想我也要躺下了。

    宁夏。 () at 2008-07-29 15:10:28  [回复]
  • 时间绵长。没有终点。
    希望你安好。

  • 归零也不见得不好呀。至少最近对我而言是件好事。

    phifi () at 2008-07-26 11:37:40  [回复]


  • 爱的尽头是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