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 Home} { Missing-radio } { Link }
image

今天去特价书店搬回家许多的书。杂志小说散文游记。
十块钱三本的《世界电影之窗》《音乐大观》五元一本的《花溪》。
实实在在的狠实惠。因为都是过期的所以如此便宜。
我喜欢大开页的海报与全彩页面。
最后留下自己的电话与姓名,以便她有新的就通知我。

店主说:“你的名叫丹青?真是好听啊,谁给你取的?”
“嗯……有文化的长辈们取的呗。”
“真的很好听,现在很少人叫这个的。”
“不是有阮丹青,陈丹青么,一个唱歌一个写书都与画画无关。
我一度觉得我的名字难听死了,青啊青的。”
“那现在有文化了,觉得自己的名字好听吧?”
“嗯。鹤立鸡群。”
“……”

傍晚的风很大。我很想念你。
这样的风,让我想起去年此时我们的天台。
那时的我前途渺茫无望,一心只想着离开这里。
我买了啤酒卤味和薯片,邀你一起去天台。

风很大,像今天一样没有星星。你竭力把我的烟掐了。
我说,喝酒吃肉抽烟,今朝有酒今朝醉。一副浪子的模样。
你说,穿了裙子就不要这样爬上爬下的还抽烟。
我是不是甚至指着不起眼的角落说,那很适合OOXX。

那时我们都已辞职,毛也依然是那时候的毛。
我们说护士长,说王刚,你说Eason笑起来都很欠扁的样子。
我说,明年现在我们在干嘛呢?

未来的样子我们无从知晓。明年此时我们又在干嘛。
是看奥运会刘翔,还是唱着那些不老的歌。



tag:


imageTo me



imageComments

  • 怪不得谁都不能不回忆 人真的特渺小

    () at 2007-08-28 17:12:40  [回复]
  • 妈妈咪啊,坦克你博里的人血腥来~冷静,我们要冷静。。。。已经好多了,估计是吓的。。。。

    窝头 () at 2007-08-28 17:05:04  [回复]
  • 医生的话总不可信。



    用力的挑掉它。毫不犹豫。疼都无所谓。

    Soan () at 2007-08-28 16:15:46  [回复]
  • 我也想挑啊,可是医生说它还在发育,挑不掉。。。

    窝头 () at 2007-08-28 08:59:07  [回复]
  • 坦坦,我长针眼了.......

     回复 窝头 说:
    我帮你挑掉!!
    (2007-08-27 23:22:58)

    窝头 () at 2007-08-27 09:02:39  [回复]
  • 电话就要挂断。

    有些事情却依然说不出口。



    看到六条想念的短信。

    心里很温暖。



    晚上,飞信无法发送。

    QQ突然不在。

    电话没人接听。



    整个空寂的世界突然没有了一直都在的声音。



    我很怕。



    我多希望会有另外一个柳暗花明。



    PS:又再加班到深夜。呆呆开始打呼噜。

    我有人抱着睡。

     回复 Soan 说:
    你的另外一个柳暗花明正在进行中……
    (2007-08-27 23:23:48)

    Soan () at 2007-08-27 01:50:42  [回复]
  • 下班的时候是晚上八点.

    街上已经有得卖糖炒栗子了.秋天真的到了.

    我买了一小包.用一个纸袋子装着.一路吃着回宿舍.

    然后洗澡洗头洗衣服.

    我晾衣服的时候总是拧不干.水滴飞溅.于是睡衣就湿了一大片.一如几年前.

    想起以前住的那个院子里有葡萄架的房子.

    虽然在那里遇到了不美好的人.

    我现在住的房子也很老旧了.阳台上也种了花草.

    我刚才蹲在那里发呆.

    风很大.把我的头发往几个不同的方向拉扯.

    我的头发剪短了.有的时候也会想念那个梳两条长长的小辫子总是怯怯的我.

    所有的不美好都被时间稀释.剩下的.用来怀念.

    所以.能够怀念的.终究都是美好的.



    alrale () at 2007-08-26 22:12:05  [回复]
  • 我也经常逛这些便宜书刊杂志的店

    至今家里还有厚厚一叠旧的『我爱摇滚乐』杂志

     回复 Alex 说:
    嗯。说电影,音乐,设计和家装的杂志过期的也很有看头。
    更何况便宜。
    (2007-08-27 23:25:30)

    Alex () at 2007-08-26 21:59:07  [回复]


  • 爱的尽头是海。